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 
你的位置:上海乐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上海乐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书友推荐《首辅家的小娇娘》心动情节磕cp停不下来了!

第九章 美人如玉上海乐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念莜听着这话,越发笑道:“以前是以前,以前到底年纪小,凡事无所顾忌,别人也不会怪什么,可是如今年纪大了,自然合该知道些规矩。”

一旁冯嬷嬷见此,笑着打趣道:“怕是少爷也觉得如今都大了,再不好如小时候那般胡闹吧。”

念莜话说得含蓄,是不好挑破这一层,冯嬷嬷便做这坏人,把念莜话里的意思点透了。

盛楠听得这话,咬了咬唇,显然是有些不高兴,越发噘嘴,转首娇声对自己哥哥道:“哥哥你瞧,念莜姐姐如今倒是对我说这种见外的话了!”

盛越听微看了眼念莜后,温和如水的眸子若有所思,念莜只作没看到,但笑不语,盛越略一沉吟,这才转首对着自己妹妹道:“念莜说得是,如今也是长大了,哪里能像小时候那般,盛楠不可胡闹。”

盛楠听到这话,越发不高兴了,低哼一声,却是抢白哥哥道:“你听说要来这里见念莜姐姐,昨日不是高兴得很吗,怎么如今倒是来教训我这个!”

这话一出,盛越白净的脸上顿时微微泛了红,清澈温和的眸子无奈地看了念莜一眼,显见得是有些尴尬。

念莜见此情景,便想起以后自己这位表哥尚了九公主,那位九公主骄纵,这位表哥却也是云淡风轻地轻易化解了,何曾有如今脸红尴尬的情景,不免抿唇笑了,想着到底年纪轻呢。

她抿唇温和笑着,正想着说个什么来化解尴尬场面,谁知道这个时候就听到了外面脚步声,再转首看过去时,可不是自己那弟弟念锦过来了嘛。

念锦一来,盛楠原本噘着的嘴顿时裂开了,对着念锦真是嫣然一笑,几乎是花蝴蝶一般扑过去:“念锦哥哥,你总算来了!”

念锦如玉脸庞上却是云淡风轻,浅色眸子仿佛覆了一层冰霜般,这略扫了盛楠一眼,点了点头,之后便和盛越打招呼了。

盛楠却仿佛没有感觉到念锦的冷淡,扑过去笑吟吟地便要说话。

一时这场面便有些尴尬,后来还是念莜提议说:“院子里的古枫树如今正是长得好看的时候,倒是不如过去看看。”

她这一提议,盛楠顿时来了兴致,点头道:“好啊,正要去看看!”

却说何家这座宅子也有些年岁了,还是前朝留下来的,后院的柳明湖旁种了一片古枫树的,这古枫树也算是燕京城一景。到了深秋之际,这古枫树叶如火如荼的,可算是何家一景,何家也会招待素日来往的人家过来赏红枫的。

一行人等走到后院的时候,却见数棵百年老枫树就这么巍然立在秋波荡漾的柳明湖旁,那树冠犹如伞盖一般,下面的根部纵横交错,形状罕见,甚至悬空于地面半人多高。此时果然正是好季节,枫树叶是那种鲜亮的火红色,枝叶繁茂地形成了一个红色巨伞。

念锦也就罢了,念莜见了,却是有些感叹,她后来多少年没见过这情景呢。而一旁的盛楠则是忍不住仰起脖子赞叹一番,一时又拉着念锦想过去那树根底下玩耍。谁知道念锦虽然年纪小,不过却记着昨日姐姐所说的话,一张如冰雪堆彻的脸庞上真是客气疏冷,不过说了几句而已,便寻了一个理由离开了。

盛楠看着念锦离开了,颇是不高兴,咬着唇儿望着念锦离去的背影,才十岁的小孩子而已,可是身形高瘦,把那一身湖蓝色衫子穿得洒脱俊美,就连个离去的背影都能让人看呆的。

盛楠呆呆地站在那里,手里捏着一片红枫叶,揉得粉碎。

念莜走上前去笑着道:“盛楠妹妹,我们去看看那边湖景,看红叶已经落了,倒是覆了半边湖,这才好看呢。”

盛楠却没什么兴致,摇了摇头,看了看念莜和自己哥哥,无精打采地道:“我去和姑姑说话,你们玩。”

说着竟然径自回去了。

念莜看着盛楠远去的背影,不免绽开一个无奈的笑来。

她其实是有意为之的,就猜到盛楠在落单的时候会回房去,回房的时候一定会遇到母亲吧。

母亲是一心想让盛楠当自己儿媳妇的,她看盛楠不高兴,会拉着盛楠去自己房里坐坐,还会闲聊一番。盛楠会偶尔间发现自己百宝架上的小盒子,翻开那个小盒子里的珍珠攒花,会戴在头上,夸赞一番。

母亲一看盛楠喜欢,便会主动说要送给盛楠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而这件事,便是念莜少女时期最无法原谅母亲的一件事,也是造成她和母亲后来多年不和的最初缘由。

那个曾经懵懂又天真的念莜,无人重视悄悄地绽放在角落的念莜,她其实也是盼着能在晦涩的年华里绽放一点属于自己的光彩,也希望别人能看到站在念慧身后的那个自己。

她把这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自家嬷嬷自制的珍珠攒花上。

这是可笑的幼稚的,却又是可悲的。

念莜其实生得十分好看,在她长到十五六岁时是燕京城里打着灯笼都难找到的绝色,后来太后娘娘见了她都不由得夸了一番,拉着她的手不放开的。

可是十二岁的念莜生在何家,跟在念慧身后,不善言辞,衣衫简朴,不喜和人来往,便是偶尔间有人对这小小姑娘投以惊艳的目光,也会很快被那个端正雍容转移了注意力,是以念莜竟然是自卑的。

那个时候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生得好,却以为可以用一朵珍珠攒花来让自己绽放出些许光彩。

到了这个时候,那朵珍珠攒花到底价值如何,以及到底有没有她以为的那么别致动人倒是不重要了,最关键的是这朵珍珠攒花给了十二岁的念莜信心和希望。

她每天都会摩挲好几遍,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,连在头上戴一下都不舍得,只希望着到了皇家宴席那天戴出来,让大家大吃一惊。

可惜这只是一个梦而已,这个梦很快被她自己的亲生母亲打碎了。

就是在这么一个古枫树开的如火如荼的深秋里,她的表妹拿走了她不舍的戴一下的珍珠攒花,大刺刺地戴在头上,娇笑着问她这样好看吗……

她当时是一下子就懵了,险些就哭出来,嘴唇哆嗦着,最后还是忍下了。后来跑过去质问母亲,为何要如此,拿着她的东西送给表妹,连问都没问一声。

其实念莜知道,自己分内的一些好东西,家中分的上等布料燕窝等,全都拿去送给了外婆家,这位表妹是颇受疼爱的,其实最后都孝敬到了这位表妹头上。

这些念莜都可以不在乎,可是为什么要连她最心爱的珍珠攒花都要拿走呢!

念莜流着泪质问母亲,母亲却觉得颇为无辜:“不过是个珍珠攒花罢了,能值几个银子,我看着这个很是好看,便想着给了盛楠多好。你是盛楠的表姐,以后盛楠是自己的弟妹,你总是要对她好,区区一个攒花,难道还能要了你的命?”

我看着这个很是好看,便想着给了盛楠多好……

这句话成为了念莜心底的一根刺,怎么也拔不去,让她至死都没有原谅自己的亲生母亲。

世间之物有千千万,为什么她觉得好看的,就一定要给盛楠?难道她觉得好看,自己就不会觉得好看吗?

盛楠喜欢,难道自己就不会喜欢吗?

这个母亲,为什么看到好物事,下意识地就是要送给盛楠?她有没有想过她的亲生女儿正是十二岁,眼瞅着就要长大了,到了小姑娘臭美的时候了?

就在念莜沉浸在这往事中时,一旁的盛越安静地望着小小的念莜,十二岁的念莜白净秀美,站在艳丽如火的红枫树下,犹如一朵悄然绽放的白雏菊,美得低调清淡,平和雅丽。

可是就在这小小姑娘那双清澈的眸子里,却倒映出了沧桑和无奈。

盛越微微拧眉,疑惑地望着念莜道:“念莜,怎么了?”

念莜的思绪从回忆中被拉回现实,她转首看过去时,却见盛越温和的眸子里泛着怜惜,就那么柔和安静地望着自己。

这是一个水样的男子,当他用这样疼惜的目光望着自己时,自己心底深处的陈年老伤仿佛也被抚平了一般。

念莜对着盛越轻笑了下,却是想起了她要找盛越谈一谈的事情。

关于自己弟弟念锦不想在官学读书的原因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上海乐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